第二十七章 一脚踩死唐军

    看着李光弼,裴微微点了点头又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李光弼跟郭子仪是完全两个极端。

    论及军事才略,李光弼更在郭子仪之上。

    郭子仪崛起是李光弼之前,李光弼是得郭子仪举荐才有机会成为河东节度副使,参与平定安史之乱。

    但安史之乱平定,结算功绩的时候,李光弼却后来居上,战功推为中兴第一。

    无不表明,在军事上李光弼的军略鬼谋,确实要胜于郭子仪一二。

    但是两人的未来,却不能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李光弼治军严整,先谋后战,能以少胜多,与郭子仪齐名,名震天下,时人称之为李郭,李在前而郭在后。

    但李光弼性格偏激,不通晓人情世故,遭到宦官鱼朝恩、程元振的嫉妒和陷害?:懿坏弥?,致使忧郁成疾,于广德二年七月十四日在徐州病逝。

    比之李光弼,郭子仪的官途自不用说,权倾天下而朝不忌,功盖一代而主不疑,侈穷人欲而君子不罪,那是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裴并不喜欢郭子仪的性格,但不可否认的要是郭子仪是遇到这种情况,他会处理的更加完美。

    换做是裴,他也会选择退一步,这并非是跟着程千里送死。

    而是用自己的方法帮着程千里逆转局势。

    阿了达能够瞒过程千里,定瞒不过裴、郭子仪、李光弼这类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以唐王朝对西域的掌控力,西域国王居然不会说一口流利的华夏语,说出去谁信?

    也就是程千里这种大老粗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如果李光弼没有选择的离营,而是跟着并且看破了阿了达的底细,也许情况会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当然这一切都是如果。

    李光弼的性格,注定没办法跟程千里这样的暴脾气好好的交流。

    李光弼确实做到了他力所能及之内的最好表现,但这并不意味着能够逃过责罚。

    赏罚分明是维持一个统帅威信最关键的因素,若是连这点都做不到,必定会受到部下的不服与置疑。

    裴在河西、陇右军中有着绝对的威信,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赏罚分明,不敢说绝对的公允,却让人心服口服,便是受罚也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从言语中,裴无不透露自己对于李光弼的器重,但惩处起来一样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河陇将官早已习惯,但安西、北庭的将军,莫不一震撼,上下凛然。

    这赏罚分明的做法态度,令人心折。

    对于裴如此惩处李光弼,心底最大震撼的不是别人,恰是程千里。

    程千里之前对李光弼是极度不满,就连问罪书都是他亲自写的。

    但李光弼不计前嫌的相救,还助他攻取城池。

    这恩怨不满早已消逝,为了防止李光弼受到多余的责罚,他亲自找到了裴,希望能够撤销对于李光弼的问罪。

    却不想裴依旧惩罚的如此之重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,程千里出列作揖道:“此次是末将大意无谋,累得兵卒则损过半,甘愿受罚??”

    裴挥了挥手,道:“败军之罪,自会记于功劳簿中,程将军又何必急在一时?”

    程千里闹了一个大红脸,灿灿的不说话了,但心底却憋着一股子气,不找回面子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并非裴带有色眼镜处理事情,结果固然程千里伤亡更重,但李光弼擅自离营的行径更加恶劣无疑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阿拉伯军营。

    莫斯雷马萨得知裴领大军到来,也召开了一个军事会议。

    阿拉伯的将士聚在一起,论及气势一点也不逊于唐军诸将。

    有所不同的是唐军诸将的气势是内敛的,都遮掩了起来,只是有着小小的外露。

    阿拉伯的诸将却是奔放,他们没有鲜明的地位等级,而是随意的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们大多都没有穿衣甲,坦胸露背的,露着一身结实的肌肉,还有纵横交错的伤疤,充满了狂野气息,就跟后世的健美先生聚会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后世的诸多肌肉都是通过外力刺激而成,而这些人却是真刀真枪的拼杀出来的。

    莫斯雷马萨自己都只穿了一个大裤衩,秀着一身结实的肌肉,手中扇着大蒲扇,很不雅观。

    主帅都是如此,也无怪诸将散漫了。

    阿拉伯纵横天下靠的也从来不是什么军纪。

    “以近待远,以佚待劳,以饱待饥,此治力者也??”

    这会议还没有开始,莫斯雷马萨念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话。

    这十六七字的语句,对于下方诸将而言无疑是天书一样。

    除了阿布穆斯里姆,没有一个人听懂的。

    “狮王,你说的是什么鬼话!”

    敢如此跟莫斯雷马萨说话的唯有克忒拉斯,这位狮军团的王牌,骆驼骑兵的统帅,五大将战功最为彪炳的西方悍将。

    莫斯雷马萨最是宽容放纵,也不以为意的笑道:“这是东方一本叫《孙子兵法》记载的话,就是教人打仗的。意思是敌人远来,需要利用靠近战场的优势对付敌人的远途跋涉,用自己的安闲从容等待敌人的疲惫劳顿……说的是真好??”

    克忒拉斯粗中有细,立刻道:“那是不是可以动兵了,这里地处荒野正适合我麾下宝贝们的驰骋,您就看我怎么碾轧对手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莫斯雷马萨摇头道:“这本《孙子兵法》就是东方的,我看明白了。他自然也明白,防着这一手呢。程千里在渴塞城休整多日,高仙芝也先一步抵达渴塞城休整。也就是说,他已经准备了应对我们动兵的兵士了。这时出战,占不了便宜??”

    经历过一次失败的莫斯雷马萨显然更加的稳重,短短几年时间身上居然有了一种渊岳峙的气度。

    “末将到觉得狮王将那裴想得太厉害了,难道狮王没有发现裴已经为自己的骄傲自大,埋下了败亡的种子了嘛?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个光头巨汉,但奇怪的是这个巨汉并没有半点阳刚之气,反而有着异样的阴柔感。

    他叫兰达来,身形魁梧的他,却是以凶残狡诈着称,有着毒蛇的称号。

    “我们完全没有必要跟他们硬拼,裴之前强迫葛逻禄屠杀自己的族人,之后又强迫西域诸国加入他的征讨大军……只要我们能够得到葛逻禄与部分西域兵马的相助,唐军就跟如爬虫一样,一脚就可踩死??”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